用戶登陸  帳號 密碼 熱點: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資訊 >> 設計師手記 視力保護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

隈研吾:建筑師以失敗換取成功

隈研吾在快樂地輸掉許多的情況下,通過折中提升了作品的藝術性。

weiyanwu1.jpg

圖片1 隈研吾最近在位于東京南青山區的辦公室,向記者解釋他的設計構想。

隈研吾(Kengo Kuma)可能是最不喜歡出風頭的建筑師。他的代表性作品,不是巨大的紀念碑的形式或壯觀的雕塑形式。但有精心打造的細節——例如在高層建筑上安排的簡潔的石頭表面、設計不太可能的斜屋頂或一個花園的附加景觀。

隈研吾設計的建筑物多半順從某些外部的東西——客戶的偏好、它們的場所、場地的歷史、這兒以前的建筑,甚至對公眾預期的理解。隈研吾將他的作品歸類于負建筑architecture of defeat——說它們輸給了上述每一樣東西。

這不是巧合,最近幾年,他樂意吸納大家的意見,設計在日本最有可能引起爭議的建筑項目:重建歌舞伎劇院的傳統房子——位于東京銀座的歌舞伎座Kabukiza)。

舊的建筑物現在處于拆除的過程中,它一直被認為是歷史性的地標,其實它的年齡不到60年,是這個地方修建的第四個劇院。

由隈研吾設計的第五個歌舞伎座,將在2013年投入使用,并且在功能和特色方面,與以前的有很大的差別。因為這個場所的擁有者松竹電影公司要求隈研吾增加一幢29層的辦公樓。這樣,不僅脫離了他自己對這個項目的構想,隈研吾還必須面對兩個難題”——即怎樣既滿足客戶的要求,又滿足歌舞伎愛好者的期望。

但這是可能的。隈研吾將以折中的、非常有藝術性的設計,在這幢建筑上打上他的標記。他突破了許多挑戰性的限制。那樣的例子是他最近設計的、位于東京東京南青山區的根津美術館Nezu Museum);東京六本木的三得利美術館Suntory Museum of Art);在北京的三里屯商業居住混合用途項目Sanlitun Soho);在西班牙格拉納達的格拉納達表演藝術中心Granada Performing Arts Center),以及數十個其他的項目。

隈研吾于1954年出生于橫濱。他在加入東京的日建設計公司Nihon Sekkei Inc.)之前,于1979年在東京大學獲得建筑學士學位。然而,為了提高自己的水平,他于1985年離職,去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做了兩年研究工作,然后回到日本,建立他自己的建筑事務所。

盡管他的第一個重要的項目是令人驚奇的不和諧的M2(這是一個位于東京世田谷區的汽車展銷商店,6層的有希臘圓柱的混凝土建筑。它改變了這個地區劃景觀),從2000年以來,他的作品具有簡樸的特色,使用天然材料——例如木頭和石頭。當然,也受各種因素的影響而改變。

20101022日,隈研吾最新的大型項目國會東京飯店Capitol Hotel Tokyu——位于東京的永田町區距離國會大廈很近的地方,投入使用。這個項目也有很復雜的歷史包袱,它與東京最重要的神社之一日枝神社Hie Shrine)相鄰,并且,它的場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長期為希爾頓酒店(Hilton Hotel)占用。

隈研吾的做法是,將他的國會東急飯店安排在這個場地的漂亮的花園里。他不僅保留了這個花園,而且突出了它的特色。

在這個飯店舉行開張儀式的9月初的一個早晨,隈研吾在他的位于東京南青山區的辦公室,向記者介紹國會東急飯店;介紹歌舞伎座,以及其他許多關于他的負建筑概念的建筑。

weiyanwu2.jpg

圖片2 在設計東京新的歌舞伎座的過程中,隈研吾面臨困難的工作:公眾希望他忠實于舊的建筑物的風格;而客戶希望他增加一幢29層的大樓。

以下是隈研吾與《日本時報》對話內容。

關于歌舞伎座與建筑的限制

記者:我想先問您目前的情況,就是重建著名的項目——東京中心的歌舞伎座的情況。新的歌舞伎座將像什么樣子?

隈研吾:舊的歌舞伎座深得公眾喜愛,所以我試圖保留類似的風格,但在同時使其更加完美。所以,在總體上沒有大的改變,只是舊建筑的一種改善。

記者:將改善的是什么?

隈研吾:目前,這幢劇院面向晴海通大街(Harumidori),在旁邊是一條叫做歌舞伎町街Kobikichodori)的小街,我們將在劇院建筑的這一邊開門。舊的歌舞伎座的這邊只是一道墻。在過去,歌舞伎是東京生活的重要部分。隨著建設新的歌舞伎座建筑,我們希望將歌舞伎與這座城市重新結合在一起。

記者:那么,這幢建筑物總的外觀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隈研吾:是的,除了劇院本身,將出現一幢高層建筑,它將是這個項目的一部分。我將高層建筑安排得盡可能遠離劇院,那么,當您從晴海通大街看這個地方時,歌舞伎座本身看起來將與它現在看起來差不多。

記者:新的劇院將有更大些的伸腳空間?

隈研吾:我們將使劇場更大些。因為人們的身體比以前更大些,也因為人們變得習慣于更大的空間。但我不希望使空間太寬敞。如果歌舞伎座最后變得與其他的每一個音樂廳一樣,它將是乏味的。所以,它的座位將仍然有點狹窄。由于是觀賞歌舞伎,讓人們擠滿劇院的感覺是重要的,所以需要保持這樣的座位。

記者:從這個項目來看,我有這樣的感覺,您的手被束縛住了,您不能大幅地改變這幢建筑物的外觀。我禁不住設想,別的許多建筑師將是不會接手這樣的項目的。因為它限制了他們的創造力。您不這樣認為嗎?

隈研吾:我做了相當多的這類項目,我翻新或增添舊的建筑物。所以,我認識到那樣的工作是有趣的。這種工作的確有限制,但與過去對話非常有趣。而且,當這幢建筑完工時,人們將它與舊的建筑比較,他們的興趣比與別的建筑比較更大。所以,令人滿意的元素就保存下來。我根本不把這種限制看做不利的東西。

記者:我相信,您實際上把這種限制看做您的創造過程的重要元素。

隈研吾:任何一種建筑工作都涉及應對限制。即使您有完全開放的空間和完全的自由設計這個項目,事實是總是有一些約束因素。如果這種限制因素不是場所的歷史,那么它可能是氣候或旁邊的東西——不管什么東西,我認為,最重要的技能是,一個建筑師有能力識別場地的這種限制。

記者:您個人的建筑理論有一個獨特的詞語:負建筑architecture of defeat)或弱建筑weak architecture),一個建筑師如何根據場所或位置對建筑的限制,必須允許他的建筑是負的失敗的defeated)。

隈研吾:比如歌舞伎座”——我輸給了大家!舊的建筑在入口的后面,有一段非常有特色的短樓梯。我希望使它成為新的設計的一部分,但東京都政府說,這個劇院必須是無障礙的,使人們的輪椅能夠進入。這樣,我不得不一直采用折中的辦法。但這幢建筑物由于每一次失敗而得到好處。

為什么喜歡建筑工作

記者:您什么時候決定您要做一個建筑師?

隈研吾:我想做建筑師的催化劑1964年東京奧運會,特別是建筑師丹下健三(Kenzo Tange)設計的位于東京代代木區的國家體育館National Gymnasium)。我在電視上看到這個體育館,并且聽到丹下健三對它的介紹。當時,我首次對建筑師有了認識。我記住了建筑師是一種有趣的職業的見解。

記者:當時您已有10歲,建筑留給您的最深的印象的是什么?

隈研吾:我一直喜歡繪畫。實際上,我真正喜歡的是制作盆景。你在一個盒子里用沙和石頭制作了一個小花園。您還能建造您自己的小山和河流。

記者:您喜歡制作建筑模型嗎?

隈研吾:是的,我當時認為建筑的構思是與制作盆景類似的。

記者:當您首次實地看到丹下健三設計的體育館時,感覺它像什么?由于它的屋頂弧線柔和地伸向天空,它似乎來自另一個世界嗎?

隈研吾:這個體育館是非同尋常的。當時,東京的住房大多數是用木頭建造的,所以它們一般都是低層建筑——全都在一條水平線上。一幢建筑物在這些房子中鶴立雞群,是令人驚奇的。

記者:這個體育館仍然是您喜歡的東京建筑之一嗎?

隈研吾:當然。這個體育館和在文京區的圣瑪麗大教堂(St. Marys Cathedral——也是由丹下健三設計的。它們可能是東京兩座最好的建筑物。

記者:您最后在東京大學學習建筑學。在辭職去美國學習之前,您在日建設計公司Nihon Sekkei)工作了幾年。您為什么去美國?

隈研吾:在那時,美國的建筑是非常令人激動的。年青的建筑師在向占統治地位的現代主義設計方式提出挑戰,并且他們的設計思想收到很好的效果。所以我想去美國親身體驗。

記者:您在那里學到什么特別的知識?

隈研吾: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建筑在美國的文化中處于中心位置。甚至一般的公眾都對建筑感興趣。

我參觀了100多幢由著名建筑師弗蘭克-勞埃德-賴特(Frank Lloyd Wright)設計的住房和大樓。它們有許多都成為公眾的旅游點,由導游向參觀者講述這些建筑物的情況。聽了導游的認真講解,我認識到,在美國社會,對建筑是非常尊重的,并且,建筑實際上與美國人的生活融為一體。

在日本,您也可以在京都和別的一些地方做類似的建筑旅游,但總的來說,建筑和人們的日常生活沒有美國那樣的聯系。

M2大樓轉向傳統建筑

weiyanwu3.jpg

圖片3 隈研吾的第一個重要項目是名叫M2,的汽車展銷商店,位置在東京的東京世田谷區。這幢建筑物于1991年完工。雖然隈研吾說:我覺得我有膽量。但它的大雜燴的建筑風格,受到一些人的抨擊。盡管這樣,M2與他現在簡樸的設計特色有顯著差別。

記者:前幾天,我駕車經過世田谷區時,我看到了您設計的M2大樓。甚至今天,它還保留了它的大膽的姿態。可以說它是您的第一個重要項目嗎?

隈研吾:我在一場競爭中獲得了這個項目。大約在1986年,我從美國回來,1988年,我設計了這個項目。

記者:許多人都說M2大樓與您現在的作品有很大的差別,因為它的設計是這樣大膽,但我的理解是您在嘗試為東京的建筑開辟一個新的天地。所以,在一定程度上,M2大樓與您目前的設計方式是一致的——您允許建筑物被周圍的混亂打敗。現在您怎樣看待M2大樓?

隈研吾:我認為我很大膽。是的,我希望把這種混亂組合成建筑物。但我也想將建筑分成較小的部分——成為微粒。這種考慮沒有改變。那樣,把所有的元素弄到一起,例如,圓柱和和模仿高速公路的墻等等。

將大的東西打破成微粒的概念對于我來說仍然是重要的。

在進行M2項目的時候,混凝土幾乎是我能得到的惟一材料,但從那時以來,我開始使用木頭和其他的東西,它們使我能進一步分解建筑物。

這是我現在考慮的最重要的因素——將材料分解成參觀者不是無法忍受的比例。

記者:您的M2大樓引起了很大的爭論,并且,有些人說,它導致了您的職業生涯10空白”——您在東京的設計工作很少。您是怎么熬過來的?同時您是如何設法維持您自己的辦事處的。

隈研吾:確實有大約10年的時間我在東京沒有事情做。但那時我考慮,我應當到農村去,到自然環境中去工作。

所以,在設計M2大樓之后,我在東京沒有得到很多工作,但我開始在首都以外工作,并且是很有樂趣的。我喜歡旅行和與其他地方的人們聚會。

weiyanwu4.jpg

圖片4 隈研吾為東京城區的淺草旅游信息中心設計的一個項目,類似一堆傳統風格的斜屋頂住房。他說,他希望用這種建筑外觀展示日本的建筑。

我生于東京大都市圈南端的橫濱,并且在這個地區長大。所以我對鄉村的生活總是有一種羅漫蒂克的渴望。我也開始變得對傳統建筑更有興趣,并且使用更多的有機材料。

記者:這些鄉村項目之一,是您后來贏得的一項競爭——2000年設計位于櫪木縣的有斜屋頂的那珂川町馬頭廣重美術館(Nakagawa-machi Bato Hiroshige Museum of Art)。這個項目受到好評,并且,從那時以來,您完成了別的幾個博物館,其中有兩個在東京很出名。東京六本木區的三得利美術館(Suntory Museum of Art).2007年投入使用,然后是去年投入使用的位于東京東京南青山區的根津美術館Nezu Museum)。您可以解釋一下設計這幾個博物館的某些過程嗎?

隈研吾:其中,根津美術館為我思考傳統的日本建筑提供了一個機會。我認為在日本傳統建筑中發現了許多有益的東西。在20世紀初,弗蘭克-勞埃德-賴特和其他的建筑師,從日本建筑得到許多啟發——例如合并長水平線的思想和內部及外部之間透明的思想。我認為從日本建筑還可能發現許多別的啟發,例如花園的設計。

根津美術館來說,真正確定這個項目的是花園。這兒一直有一個非常漂亮的花園,致使設計這個項目的問題成為怎樣從建筑物看花園;怎樣從建筑物的內部看花園。與之相反的是從花園怎樣看建筑物。這在日本建筑設計中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建筑物和花園被看做一個整體。

weiyanwu5.jpg

圖片5 隈研吾說,斜屋頂——例如他設計的位于東京南青山區的根津美術館Nezu Museum),讓參觀者感到建筑物更舒適。

weiyanwu6.jpg

圖片6 根津美術館的入口,隈研吾將竹子貼面的墻、石頭路面、竹子籬笆和建筑物的寬大屋檐結合起來,創造了一種人行道。

關于傾斜屋頂和花園的設計

記者:您對花園的尊重,將建筑物設計成了少見傾斜屋頂?

隈研吾:正是這樣。在日本,人們用盒子建筑這個詞來不恭敬地稱呼許多在泡沫經濟時期建設的許多博物館。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晚期,我開始覺得奇怪:他們為什么稱呼那些并不像盒子建筑的建筑物為盒子建筑。我認為這是因為這些建筑物一般沒有傾斜的屋頂或別的突出的屋頂。我認為盒子建筑這種稱呼的負面含義是人們實際上喜歡屋頂——如果一幢建筑有屋頂的話。它實際上鼓勵造成一種舒適感和安慰感。

在設計屋頂是非常困難的。如果您在一幢建筑物上放上了個太高的屋頂,乍一看起來,就像某人戴了一頂可笑的帽子。拿根津美術館來說,從一開始我就想要一個屋頂。但我希望它盡可能地矮。我希望屋頂像幾乎與地面連在一起。于是,當您這樣設計時,屋檐給您提供了很好的遮陰,也構成了花園的景觀。

記者:這幢建筑物的屋頂的另一個重要的方面是,您也從內部顯露了它的形狀。有不是水平的天花板,所以人們能夠從內部看到傾斜的屋頂。

隈研吾:您說得對。在當代多層建筑中,標準模式是每層樓都是平面天花板。如果您不這樣安排,這幢樓房的效率就很低。但我認為人們總覺得平面的天花板不舒服。老式的日本住房的優點之一,是人們能夠從房子的內部感覺到屋頂的存在。天花板以一定的角度傾斜,與斜面屋頂的角度相似。

如果您向人們展示屋頂,他們將得到一種他們是直接站在地面上的感覺。這種與地面聯系的感覺,實際上是通過屋頂的存在造成的。如果您有一個平面的天花板,您就沒有您是與地面怎樣靠近的概念。因此,在根津美術館裸露的屋頂,實際上告訴人們,他們是站在地面上。

weiyanwu7.jpg

7 隈研吾在他們辦公室屋頂上。

記者:您目前在花園里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項目,是在花園中的國會東京飯店。這個旅館的場地,從1963以來,在它的所有權于1983年改變以前,并且被改名為國會東京飯店之前,由東京希爾頓酒店占有。

隈研吾:國會東京飯店還與東京最重要的神社之一日枝神社Hie Shrine)相鄰。圍繞神社的林地擴展到飯店的地盤。而且,老的希爾頓-國會東京飯店的部分內部,由吉田五十八(Isoya Yoshida)設計。吉田五十八是我非常尊敬的一個建筑師。他還設計了我現在重建的老的歌舞伎座。我喜歡這樣一種建筑思想,就是不徹底抹掉我們的前輩在我們之前設計的東西。

過去的幾年,在東京有許多新的旅館投入使用,但幾乎沒有一個有花園和池塘。我希望設計劃一個使您實際上感受到花園存在的旅館。我認為國會東京飯店就像這種旅館。

weiyanwu8.jpg

8 隈研吾說,觀看這幢建筑——1964年奧運會在東京代代木區建設的國家體育館National Gymnasium),激勵了他去做一個建筑師。這個體育館由日本優秀的現代主義大師建筑大師之一丹下健三(Kenzo Tange)設計。隈研吾認為,這個體育館和在文京區的圣瑪麗大教堂(St. Marys Cathedral——也是由丹下健三設計的。它們可能是東京兩座最好的建筑物。

記者:當我看到您被要求去設計那樣的、涉及到高層大樓建筑的旅館,而歌舞伎座也涉及到高層大廈。我突然想到,對于經營自己的事務所的日本建筑師來說,這種情況是很少見的——像您自己或安藤忠雄(Tadao Ando )或伊東豐雄(Toyo Ito——被要求在東京設計高層綜合設施。這是為什么?

隈研吾:是的,這是罕見的,不是嗎?我猜想,日本建筑師在海外比在國內受到更好的尊重。在日本,我認為我們并不是真的受到信任。日本社會是一個尊敬受大公司雇用的人的社會,所以,像我這樣的私人開業的建筑師實際上不被信任。

記者:您怎樣設計在東京的高層建筑——例如國會東京飯店

隈研吾:這是一幢高層建筑,但我想在外觀上保持低層建筑同樣的外觀。例如,我在建筑物的表面使用石頭。這意味著要進行許多研究,怎樣把石頭表層做得非常薄。我做了許多試驗,因此,我找到了建造這種高層建筑的方法。

記者:我想問您的另一個絕不是高層建筑的項目,但它引起了注意,因為社區的一些成員認為它太高。我說的是淺草旅游信息中心Asakusa Tourist Information Center)。它的目前的設計類似幾幢斜屋頂住房。我相信這個設計的爭論仍在繼續。現在發生了什么事?

隈研吾:您知道人們說它太高,但是,實際上,它周圍的許多建筑更高。我不喜歡那種乏味的、筆直的鉛筆大廈。這種建筑在東京是如此普遍,所以我們想設計與之不同的建筑。我們的決定是在中等高度的建筑設計上,保留老式東京風格的屋頂文化。由于爭論的結果,我們正在修改這個計劃,少量地降低建筑的高度。

記者:在淺草的這幢建筑物,將是訪問日本的游客的信息中心。我猜測它的目的是展示日本的文化,并且還有建筑。您在進行設計的時候,您強烈的意識到這一點嗎?

隈研吾:是的,這是最重要的一點。但我們希望在這幢建筑物的外部,也在內部展示日本建筑。因此,我們選擇了疊屋設計stack of houses design)方案,它將突出傳統建筑的屋頂的作用。

現在的建筑技術使這種設計可能實行。因此,由于這個理由,這幢建筑物在實質上不僅是回溯性的,也是前瞻性的。它將顯示日本的傳統能夠與現代技術和未來結合成一體。

記者:您目前在設計的海外項目有多少?

隈研吾:現在我的工作有一半以上在海外。目前在進行的大約有50個項目。我們在15不同的國家工作。

記者:您目前的海外項目之一,是西班牙南部格拉納達市的格拉納達表演藝術中心Granada Performing Arts Center)。這幢建筑物是一種特別的蜂窩形狀。您是怎樣獲得這個項目的?

隈研吾:這是一個主要為演出歌劇設計的表演藝術中心。這樣的功能的建筑,設計成盒子形狀是很容易的。所以我們必須考慮怎樣避免這樣。我們的解決辦法是將表面劃分成顆粒。這個想法實際上開始于屋頂的考慮。這幢建筑是一個屋頂系列折疊和連接在一起。并且,這幢建筑物是一個六邊形,它的構想來自阿爾汗布拉Alhambra),它是14世紀摩爾人統治者在俯瞰這座城市的小山建造的要塞宮殿。我還采用了60度角度,而不是90度角。因為這是在伊斯蘭建筑上常見的。

weiyanwu9.jpg

9 隈研吾最近的大項目國會東京飯店的前廳。這個位于東京永田町區的飯店于1022日投入使用。

記者:這樣,您的建筑物也被伊斯蘭建筑打敗了

隈研吾:您說得對。我實際上喜歡阿爾汗布拉,所以我希望將它的風格與這幢,建筑結合起來。

記者:考慮到您的建筑需要與特定的場所妥協,在一個全新的國家工作,您必須適應面對的挑戰。

隈研吾:不見得。甚至在日本,如果您在北部的新滹,或是在南部的本州工作,這兩個地區的建筑環境完全不同。在中國,在上海的的工作與在北京的工作情況完全不同。所以重要的不是國家的區別,而是實際位置的區別。這是您在從事建筑工作時最重要的事情。當然,必不可少的是您必須到場地實際考察,看照片是遠遠不夠的。

記者:您特別喜歡在什么地方工作?

隈研吾:就我來說,最有興趣的是在我從來沒有工作過的地方工作,那兒有我從未接觸過的新情況。前幾天,我參與了為蘇格蘭的敦提城設計博物館的競爭。那是一個很有特色的地方。

 

來源: 土木工程網
分享 |

推薦圖文

  • 在中國,建筑師時常淪為畫圖匠/在中國,建筑師時..
  • 哈佛建筑系主任:新武漢站是中國最好建筑/哈佛建筑系主任:..
  • 建筑不應高高在上/建筑不應高高在上
  • 左手寫文學,右手做建筑/左手寫文學,右手..
  • 建筑師馬巖松:從東方征服西方建筑師馬巖松:從..
  • 貝氏:不做“瘋狂的建筑”/貝氏:不做“瘋狂..
吵架就赚钱